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学月报》的博客

《中国文学》九期开始更名为《文学月报》

 
 
 

日志

 
 

写给来子和他的《中国文学》  

2013-07-17 16: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将诗魂伴君魂 我为仁兄慕天骄

绿 岛

 

之所以愿意为来子写点东西的理由,更多的是他性情的侠义与人格的高蹈,而由他所主编的《中国文学》的干净和纯正气息,更是让我由衷的庆幸和感动。

地火总是要运行的,所不同的是它喷吐的方式乃至生命的姿态。当我们见过了太多的扭捏作态与笨拙臃肿的谄媚所为之后,总不免为一种与生俱来的崇高和本真意义上的纯真执著所感动。这种感动将是一种无牵无挂的情感层面的吸引与接近,关照的本意往往在于共鸣的结果。于是,生动的华彩由此而产生。作为当下与“官方”相对应的“民间”文学样式及传媒的强势突围,已经让那些关注文学的生命包括社会大部分弱势群体生命意识的觉醒,踏进了一方精神的沃土。大一统的文化强权模式正面临溃散之状,新的平民化的文化格局与态势方兴未艾,二十一世纪的民间文学与民刊的兴起,已经昂扬地步入了大众阅读的视野,这是历史的必然。

中国的民刊很多,多到数不胜数的程度;中国民间的作家、诗人也很多,多得无以计数。他们用深刻的反思和独立意识的觉醒,用人性的光芒与作品的艺术品位,感动着所有未泯的良知,并让“官样”的文字和读物身处节节败退的尴尬之境。多少年来,是他们用血肉之躯和强大的精神斗志,铸就了一道道坚守民族底线的钢铁长城,完成着最为朴实的精神食粮的运作,从而也抵御了来自各种妖化、异化、神化等诸多非文学因素的侵袭和干扰。他们肩上所扛起的是一面民族与正义的文学大旗,呼喊奔走于与江河与森林,高原与大地,他们理应是中国文学的先驱和主宰。就我所知,老诗人野曼和他的《华夏诗报》,诗人丁慨然和他的《新国风》,中国著名摄影文学创始人成东方和他的《摄影文学》,诗人耿来和他的《中国文学》,诗人黄长江和他的《今日文艺报》等等,还有诸如:《香稻诗报》《新诗大观》《建安诗坛》《魏风》《野草》《中原风》《诗刊诗人报》《宇宙诗报》《超然》等等数百余家 。以上诸位中的成东方和丁慨然,此前已有笔者文章涂鸦,今日要谈来子(耿来)和他的《中国文学》。

诗人来子步入文坛多年,以散文诗体创作独领风骚,矢志不渝,一路走下来已是几十年的光景,已有散文诗集、文集《远山远水》《第三只眼睛》《何处驿栈》《飘飘荡荡》《城南》《戎殇》等十余部问世。现主编《中国文学》杂志。

来子为诗执著真诚,袒露胸襟。几十年来忘我遨游于诗与散文激流的交汇处,姿态从容却不乏搏击之势,气定神闲则更显轩昂神韵。其诗挥洒自如不事雕琢,有如海纳百川的雄姿更兼汪洋肆意的情怀在里面。几十年来,诗人每一刻都无法离开他梦中的“辽西”,他将那里的每一片泥土、山川、河流以及诸多苍劲的丘陵和每一块石头的情感,尽情地溶入于意向的底片,曝光于文字的跃动与飞翔之间,然后就将它们风化成一种记忆的沉淀。在我看来,来子心底的辽西已不是现实存在意义上的辽西,他总是欲将某种诗意的诉求升华成缤纷羽翼的翱翔与晶莹剔透的期冀,于是诗中的辽西走进了传说的神秘领域,而诗人想象的光环无意中让它奔走于生命之旅。慨叹与叩问凸凹于绵延的丘陵之上,一路的风尘秉持着岁月的烛火,行进于诸多坎坷的征程。此时的来子因诗歌的纯情而飘逸超脱,诗歌却因来子的衷情而倍加肃穆和神圣。我读其诗如观天边的流云,似望百川的飞泻,顿有怡然自得超乎天外之神思,逸乎哉!吾不知其身为何处也!

观来子其人,亦可谓性情坦荡刚柔侠义。钢铁一样的意志簇拥着火一般的情怀,让他披阅了从农民到军人再从军人到诗人的淬火与历练。当他以生产队长的身份果敢地从塌陷的乱石堆中,奋力地擎起两个农民兄弟的生命时,一股人性的光芒顿然辽西让僻远的村落躁动不安。而戍边于草原的边陲,军营的篝火和袅袅升腾的炊烟,让他紧握钢枪的双手触摸到了诗歌的躁动与神圣。后来的岁月,让他走进了另一个精神的殿堂。命运注定了他与缪斯同在,还是在那片传说中的辽西,他用一支魔幻的笔,书写着生命的乐章。亦无怨亦无悔,坦坦荡荡是来子心无旁骛的博大胸怀。壮乎哉!吾不知其世人更欲何为!

有一首诗歌与来子有关,我愿郑重地将它奉献给这样的兄弟:

       欲将回眸辨前朝,敢为心事寄九霄。

       秉烛一梦觉苍生,欲火百年笑尔曹。

       辽西酒醉不事主,河东狮吼复逍遥。

       易将诗魂伴君魂,更为仁兄慕天骄。

      (《壬辰冬日寄北》——致仁兄耿来诗家)

下面再谈来子主编的《中国文学》。

我与《中国文学》的缘分,是几年之前的事。记得当时著名诗人峭岩写了我的一篇文章,当他把一本杂志的样刊寄给我时,才恍然知道是《中国文学》。后来我与主编来子有了联系,再后来也就有了作品以及作品之外的情感交流。就这样,来子和他的《中国文学》完全走进我了的视野之中。

作为一本专业的文学类杂志,《中国文学》是质朴与纯情的,甚至是泥土一样母性般的慈爱与缄默的一种。它固然没有那些冠冕堂皇的所谓大牌名流的狐假虎威与装腔作势,也不具备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指导方向之类的吆五喝六与飞扬跋扈,有的似乎只是真实的倾诉,而这种倾诉更像泥土的呼吸,它干净而清新,葱郁而勃发,健硕而坚韧,大气而蓬勃。这样的杂志厚重而绝无谄媚之气,凝静而没有扭捏之态,它上承天道,下接地气,中间合乎民心民意,这样的刊物在当下物欲的洪流中,为数不多。

不难看出,《中国文学》始终拒绝华而不实的虚妄与飘渺,崇尚真实的情感和人性的厚重。一如耿来先生远离浮躁内心永存一片净土一样,去倾听每一个细节的真是与感动。所以,他才让这样的一份诗意涌动的刊物去承载了这样的崇高使命,那就是真实与自然,纯情与唯美。这样一种经纬分明的艺术特色和艺术追求,却让它平添了几分特立独行的气质和孤傲的情怀。不能同流,更不能合污,保持一份气节,昂扬一种精神,杀出一条血路,走一条干净向上的路途,去不断壮大完美着自己,正是《中国文学》自身修炼、磨砺从而走向更为成熟强大的必由之路。

这样的杂志根基颇深,威望颇大,人气颇高,气场颇广,焉有不强不大之理哉!

多少年来风霜雨雪,多少年来雨雪风霜,来子就像一个猎人,是那种坚强而倔强的猎人,只身带着干粮和猎枪,纵身跃入一片“散文诗”奇幻的丛林。梦在脚下堆积、凝结,看着多情的阳光,他不知道那是谁的眼泪在飞。他固执地让那些痉挛的目光攀援成年轮的无序,然后放任模糊的足迹自伤口绽放出愤怒的花朵出来。路,分明已被风雪覆盖,而这个男人所拥有的一切,都将在他自己的天堂之中。

原野里的风不停地在大声说:那个沉默不语的人呵,必定是自己的上帝。

 

 

                                                                                                                                                                 绿岛于北京韩村河一觉书屋

  评论这张
 
阅读(5560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